Suntuubi-palvelussa käytetään evästeitä. Palvelua käyttämällä hyväksyt evästeiden käytön. Lue lisää. OK
2930311234
567891011
12131415161718
19202122232425
262728293012

RSS

 春節看大戲
29.10.2018 08:39

深圳的夏天很頑強,從穀雨開始,夏天就支配著深圳人民的季節與習性。

兒子曾經問過我這麼個問題,“春天和冬天是個什麼樣子?”他生在深圳,長在深圳,不像他老爸,來自遙遠的湖北仙桃,那裏一年四季,是有春夏秋冬的。為回答兒子這個問題,我曾帶他煙花三月下揚州,也曾帶他寒冬臘月烤紅薯,銀子花了不少,但他依然喜歡深圳。他說:深圳好,不用穿那麼多衣服。

我出生在80年代初的仙桃,那個物質匱乏的年代,看戲,看電影是我們的娛樂活動。鄉村有花鼓戲看,都是村裏在農閒的時候集體出錢,請戲班子過來小住幾天,搭臺唱戲。搭戲臺是有講究的。劇團長會在搭戲臺的空地上敬神,擺上一張八仙桌,上面是老郎神的牌位,(即唐明皇李隆基的牌位,中國的戲曲在他老人家的推動下才有了基本的雛形及蓬勃的發展,所以梨園這一行都以他為老祖宗)香案,貢品(一般是雞一只,魚一條,豬頭一個),桌上三個空酒杯,桌下一個鐵碳盆,劇團長在收拾好這些後,都會穿上道士的服裝,戴上儒生帽,左手拿個錚亮的撥鐘,右手拿柄桃木劍對著神位念念有詞,在將三杯酒到在地下,便開始高歌引福。

搭戲臺的間隙,村裏面的年青媳婦們會在隊屋裏生火做飯通渠公司,我們的好日子就是這麼愉快的來了。小媳婦們喜歡逗我們這些穿開襠褲的調皮鬼,我們盯著那些雞鴨魚肉流口水。她們幹活,我們幫忙,可以幫著掃地,可以幫著倒灶灰,可以幫著洗土豆,蘿蔔,還可以幫著撥花生(當然是吃一半,撥一半),還可以幫著用黑乎乎的小手拔雞鴨毛,總之沒有我們不會幹的事情。

我們只要有口吃的,大人們怎麼樣都行。何況一個村子,都是沾親帶故的,基本都是我們的長輩,所以長輩們知道我們的想法,總會給我們很多機會讓我們解解饞。熱氣騰騰的粉蒸肉,要從甄裏面用筷子一片片的夾出來,粉蒸肉的香味在開甄的時候就已經彌漫到整個村子。我們都不由自主的放下手中的活計,開始集體流哈喇子。這時候,總會有長輩們說:來來來,娃娃們來嘗一嘗熟了沒。機會就在眼前,我們都一擁而上,佔據有利地形。長輩們會給我們一人一塊粉蒸肉,有經驗的娃娃會拿著粉蒸肉在手裏左右掂幾下,冷點再吃,猴急的小朋友,直接放嘴裏,燙的哇哇叫,每次讓我去嘗,我都在案板上順個碗,接在碗裏面,再討雙筷子慢慢吃,(長輩們都說我是人精,幹大事的料,結果我到現在,算是完全顛覆了她們的殷切希望。)

長輩們在後廚幫忙做好飯,前面的村長書記們和戲班子的人早就在八仙桌上按席位大小依次座好,端著碗喝酒,吃油炸花生米了。這個時候,我已經捧著桌盒開始幫忙端菜了,踩著小碎步,顫顫巍巍的生怕把桌盒中的菜一腳踩空打翻了。我從認識的長輩那邊上菜,大聲喊長輩的稱呼,每當這個時候,被叫的長輩像得勝還朝的將軍,先接菜上桌,接著把我抱起來放在條凳角上,再喂我一塊肉,然後摸著我的腦袋讓我去自己玩。

一個人吃飽不算本事,蹭飯吃的最高境界是還能帶點回去給哥哥姐姐們解饞。帶回來的,往往是油氣很重的菜,比如:酥魚塊,大紅肉,拿給我的奶奶,奶奶用大紅肉燉蘿蔔,酥魚塊燒大白菜,全家人就開始美美的打牙祭。

花鼓戲往往是在天將要黑的時候開鑼。所謂的開鑼,是指戲班配音的老師傅們為了通知演出人員與聽眾而發出的號令。鑼響三通,演出人員準備完畢,鼓作三通,大戲便開場銅鑼灣通渠。春節裏一般都會上演比較喜慶詼諧的劇碼,如:王瞎子鬧店,十三款,趕子放羊,站花牆,女駙馬,等等,

大戲臺前烏壓壓的先是坐一大片,再是後面站一大片,有年輕的後生沒有好位置的,直接上樹,站在樹丫上看。就連村集體堆的草垛上都是人,好不熱鬧,最週邊還有不少人在賣:花生,橘子,甘蔗,糖果,面人,糖葫蘆,柿餅等等零食。

大人們在看戲,年輕的後生一群群的圍在一起打鬧,我們小屁孩子就在舞臺下和後臺像老鼠一樣穿梭。

當年我最牛的一次是武生上臺演武打戲,左右兩票人背後插滿了令旗,令箭,右手拿刀槍,左手持韁鞭從後臺魚貫而出,我跟在最後溜上去,掄起左手,撇下右胳膊跑了小半圈,被後面拉幕的夥計沖上來直接拎下臺。只聽得台下哄堂大笑,演戲的武生們也笑走了場。

再玩會,我們就都各自找自己的爹媽,吵著要睡覺了。戲癮大的爹媽,都會早做準備,從家裏拿塊包被,帶在身上,就為了對付吵著睡覺的娃娃。包被往腿上一攤開,把娃往包被上一放,左右先對著一劃拉,腳上的那一片往娃娃肚子上一壓,直接抱著娃娃堅持到么鑼(大戲結束,會拉閉幕,咣當一聲鑼響,大家都各自散去,要看戲明天請早呐)

星光下,各家依次點起煤油燈,打開大門,讓溫暖的燈光照亮歸家的路人。

多年後我回老家,我那漂亮的堂嫂已經當了奶奶日本購屋,依然喊著我的諢名講我當年的糗事。村裏面的隊屋也變成了高聳的廠房。唯有那條小河還在默默的流淌。

花有重開日,人無再少年。繁花似錦,終歸塵土,熱鬧喧囂,終歸平復。經歷過的,無論好與壞,都是美好的回憶。

人生如戲,戲如人生。臺上台下都是戲,開鑼么鑼都是景。

聽說,老家的花鼓戲劇團現在老中青結合,聲勢尤其的響亮。

春節,我要回我魂牽夢繞的湖北仙桃。

春節,我還要看大戲


Kommentoi



 最怕深交以後才陌生
29.10.2018 05:27

人最怕,深交后的陌生,认真后的痛苦,信任后的利用,温柔后的冷漠,亲朋间的误解!

所以说有些事情不要太计较,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会过去的。

遇到爱你的人,学会感恩;遇到你爱的人,学会付出;有个懂你的人,是最大的幸福。总不能流血就喊痛,怕黑就开灯,想念就联系。

站在山顶和山脚下的人,虽然地位不同,但在对方眼里,同样的渺小。每个人都喜欢简单的人、简单的事,不喜欢勾心斗角,不喜欢被算计,不喜欢假假的友情。

没有人会懂你到底有多痛,没有人会懂你到底要怎么继续生活下去,没有人知道你经历了怎么样的生活,也没有人知道你微笑背后所隐藏的伤痛要怎么激烈,更没有人知道你在悲伤的时候却发现原来没有了眼泪。

你必须坚强,你若不坚强,谁替你勇敢?

当你对自己微笑时,世上没烦事能纠缠你;当你对自己诚意时,世上没人能欺骗你。活在别人的掌声中,最易迷失自己;处在别人的关爱中,最易弱化自己。敢于面对困境的人,生命因此坚强。

要感谢给你提意见的人,他使你成熟;要感谢给你造困境的人,他使你坚强。

再好的东西,也有失去的一天;再美的事物,也有淡忘的一天。如果不能拥有就放手,如果舍不得就痛苦,该珍惜就珍惜,该放弃就放弃,走得轻松,活得才顺心。

生活已经摊开在你面前,是屈服地背道而行,还是坦然地积极行事,生活会告诉你不同的答案。生命,有长短;生活,有苦乐;人生,有起落。学会挥袖从容,暖笑无殇。

快乐,不是拥有得多,而是计较得少;乐观,不是没烦恼,而是懂得知足;人生无完美,曲折亦风景。看开,想通,就是完美。

人和人相处,都要以一个平常的心态来对待,要时刻想到,这个世界离了自己照常运行,谁离了我都能活。

所以,我们要想快乐生活,开开心心过好每一天,就应该与人和睦相处,多一点宽容,多一分理解,多一分关怀。

没有一个人,不是在相交中慢慢理解的;没有一份情,不是在相处中渐渐认同的。相交就要比心,相处就要凭情,情始于交往,心在于认同。

好不好在来往中体现,行不行在相处间感受。真心付出,即使没有得到真情,也不要伤心。

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能够糊弄到最后,谁好谁坏,早晚都会明白。只要你问心无愧,就算什么也没有得到,也不必太过看重。

人生,在心重情,活着自会安宁。


Kommentoi



 小時候蹭飯的事
16.10.2018 09:13

如今,每每聽到“晚上去你家蹭飯……”之類的話語,我的思緒就會回到三十多年前的那個生我養我的小村莊,回到那個吃自己家白麵都要背著別人的年代。

作為出生在八十年代初期、家庭條件稍好的“80”後,雖然沒有餓過肚子,但每天定量的白麵食和絡繹不絕來家裏“蹭飯”的親戚鄰里,還是在我幼年的記憶裏留下了深深的烙印。

地處魯西南平原的家鄉,雖然已經迎來改革開放的春風,但很多親戚鄰里並沒有完全從計劃經濟、大鍋飯的思維定式裏走出來,他們在聯產承包責任制實施後,把最大的熱情傾注在分來的土地。走出家門、捨棄土地去打工掙錢的鳳毛麟角,最多在農閒時節跟著瓦匠班去周邊村鎮蓋房壘圈補貼家用。一年辛勞下來,大部分家庭能夠溫飽度日。

然而,一些老人孩子偏多或學生偏多的家庭在交完公糧、提留後很難支撐到翌年麥收Sage 50,像村裏的三舅、新勝、根根等,商量好了一般輪流來姥爺家“蹭飯”,很少撞車。

印象中柳絮還沒飄起,他們便不約而同分批次地,在每天午飯和晚飯前一小時,準時來姥爺家門前,和我一起迎接姥爺下班,然後吃飯。幾撥人極為默契、極為和諧。

當時姥爺任中學校長,每月拿有一定工資,家裏還有3、4畝地,生活雖不算富裕,但溫飽有餘。而三舅、新勝、根根等家家有本難念的經,三舅家六旬小腳老母和眼盲二哥沒有勞作能力,僅靠三舅一人支撐;新勝夫妻兩人供養母親和兩個孩子本沒有什麼難處,但夫妻二人好吃懶做,生活毫無計畫,儲糧早早亮起了黃燈;根根家裏三個學生,正是“半大小子、吃死老子”的年齡,每頓飯3個玉米麵窩窩頭像投進了無底洞……

所以姥爺姥娘對他們的到來,很是寬容。倒是我,私下鬧了幾次情緒,還被姥爺在太陽底下坐了半個多小時“牢”。

那時我大約四、五歲的光景,作為姥爺姥娘的掌上明珠,幾乎每天都能吃到順滑的白麵,而姥爺姥娘和其他家人只有過年過節才捨得蒸上一鍋白麵饅頭一飽口福。

在三舅他們來“蹭飯”前,雖然家裏白麵所剩不多,但極能持家、善於調劑的姥娘還是每天能為我做上兩頓愛吃的白麵。但隨著家裏來的人越來越多,特別是新勝每次帶兩個孩子來蹭飯時,善良的姥娘總是把給我做的麵食分給兩個營養不足的孩子。得到了甜頭的新勝也從隔次帶孩子打打牙祭變得每次必帶。缸中的白麵直線下降,直到有一天面瓢挖到缸底發出刺耳的聲音。姥娘遺憾向我宣佈不能再吃白麵,要和他們一起吃玉米麵的窩窩頭,僅剩的那點白麵要留到麥收時烙餅犒勞一年裏最辛苦的人。

從那天起,對前來“蹭飯”的新勝一家我充滿了“仇視”。終於,在吃了一周粗的拉嗓子眼的玉米窩窩頭後,我再也忍不住新勝的攜家帶口痔瘡醫生推介,在他領著兩個孩子再度出現在飯桌上時,我爆發了:“天天來蹭飯,天天來蹭飯,我家白麵都讓你們吃光了還來,臉皮咋這麼厚!”

看著暴怒的我,新勝的臉尷尬地抽搐起來。

“熊孩子!怎麼這麼不懂事!起來!”慈祥的姥爺第一次變得異常嚴厲,拎著我的耳朵把我揪到院子裏,在我站的地上畫了個圈,“站好!好好想想,剛才那麼做對嗎?啥時候想明白了啥時候出來吃飯。”

新勝連忙上來勸解:“小孩子不懂事,說兩句就行了,趕緊叫他吃飯吧!”兩個孩子也拉著姥爺的衣角幫我求情。

而此時的我,早已被突然嚴厲的姥爺嚇得六神無主。老實地站在圈裏,怔怔地望著姥爺大氣不敢出。

姥爺用手撫摸著兩個小孩的頭,對新勝說:“先不管他痔瘡手術收費,咱們吃飯!”深知姥爺家教嚴厲的新勝只好拉著兩個孩子回屋吃飯。

新勝吃完飯走後,姥爺來到我跟前,蹲在地上,問我知不知道哪里錯了?早被太陽曬蔫了我只好老老實實承認:“我不該對大人亂吼亂叫,那樣沒禮貌。”

聽著我的話,姥爺一把把我摟進懷裏:“姥爺今天罰你不光是因為你不懂禮貌,主要是你說的話太傷人,來咱家蹭飯的鄰居但凡有一點辦法,他們會厚著臉皮去別人家蹭飯嗎?他們是真的作難,你啥時候見他們七八月份、九十月份來咱家蹭過飯?周邊的十戶八家,就咱家比較寬裕,人家不來咱家去誰家呀?再說都是鄰里親戚,咱們不幫誰幫?作為男孩子,不能那麼小氣、那麼刻薄……”

姥爺的一席話當時雖然不理解,但蹭飯中的小插曲和“作為男孩子,不能那麼小氣、那麼刻薄……”這句話一直陪伴我長大。


Kommentoi



 善良的人從不過時
16.10.2018 06:05

十一長假,感悟頗多。

豐收的田野,勞動者喜悅的笑臉,忙忙碌碌的生活,人生的風雨。讓我懂得珍惜,讓我懂得辛勤,讓我懂得歲月滄桑。

由於工作的需要吧,我又踏實熟悉的列車,奔跑在鐵道線上,用那顆心靈的美景,體驗著生活,體驗著勞動那分艱辛。

多年的習慣了,走到哪,文字的陽光到那,因為我知道歲月時光不老,愛著文字墨香,愛著希望的田野。

宿營車廂裏,我借著窗外的月光,讓這些簡單的文字注入我的臨客記憶。心地善良永遠不過期。

屈指一算,臨客二十多年了,每一年都有很多的感悟,有一年跑臨客,天下著雪,寒冷的天氣,我的車廂裏有一旅客來回走著,焦急的等待,在部隊生活中感覺到,西北冬天比內地冷多了,況且車廂裏有暖氣,觀察到這位旅客,帶三個包裹,舊衣服,老電視機,兩碗過橋米線。經詢問得知,在外地打工,小夥子談吐很實在,米線不舍得吃,用他的話講,老娘在山區,沒吃過,電視機給老娘解悶的。

聽到這話語,我也惦記著老人呀!據同行老鄉講,這位旅客生活簡樸,在打工時幹不了重體力活,但很實在。老闆給他買了車票,速食麵,過橋米線。聽著聽著,我的眼睛濕潤了!老闆心中有愛,那顆善良的心感動了這位普通的打工兄弟。

這位普通的兄弟沒得說,老闆看到了他實在,給他寫好地址,明年還可以在我這幹。聽到幾位旅客的熟悉的聲音,我體驗到誰沒有自己的父母親啊!誰沒有生活中的難處,誰沒有生活中的艱辛啊!

生活在這大千世界,勞動不分貴賤,勞動者不分貴賤,無論如何看的是心靈感應,看的是心靈的分水嶺。

善是人生最美的風景,善舉是永遠不過期的,善良永遠是人生的試金石。

列車飛奔著,我的思緒飛奔著。


Kommentoi



 光陰蘊藏的秘密
28.09.2018 05:32

那個村莊,在沙漠裏。向日葵呢,都種在沙灘上。我們村的人,都叫它葵花,還不知道它有個名字叫向日葵。

葵花長到和我一樣高的時候,就快要開花了。爹說,澆一遍水吧,不然花開不肥。這麼一說,我和弟弟就低下頭不言傳了,我倆都很懶的。爹諂媚地笑著,黃黑枯瘦的笑臉也像葵花一樣,跟著我們轉,那麼飽滿。

澆水就要追肥,這簡直是一定的。爹拎著鐵鍬排毒瘦身,在每株葵花根底下剜一個小坑,我跟在後頭,往小坑裏填一把化肥。弟弟掃尾,一腳踢進去土,把土踩實,埋好化肥。弟弟踩得很快,在後面喊著:“梅娃子,你快些行不行?”

我也催著讓爹快些剜坑。貨郎跑得那麼快,不是腿腳好,是因為後面被狗攆著。


我跟得緊,葵花碩大的花盤和爹擦肩而過,反彈過來,梆的一下打在我的腦門上,打得我暈頭轉向。爹一轉身,討好地笑,他知道我動不動就尥蹶子不幹活了。明亮的,青灰的,散發著刺鼻氣味的化肥,在地裏撒了一層,像落了霜。讓水隨便沖好啦,怎麼沖,肥水還都在自家的田裏。

水渠裏的大水已經嘩嘩地奔湧來了,像沒套上籠頭的野馬,橫衝直撞。水沖進葵花田裏,我聽見十萬葵花咕咚咕咚喝水,直喝得打嗝兒。

澆過水之後,那些化肥,就暗暗催著葵花生長,狗攆著一樣。才兩三天,葵花就全部開了。

十萬葵花開,那花兒像火苗一樣撲躍,灼灼地燃燒起來。村莊被花攻陷了,沙漠也被花佔領了。上學的路上,路兩旁都是葵花擁擠的笑臉。葵花開呀開呀,渾身的勁兒都拿來開花。它們這麼高興幹嗎呢,齜牙咧嘴的,開得一塌糊塗。

太陽在哪,花朵就朝著哪。多麼神奇的花呀!

 

我爹坐在田埂上吸煙。他把煙渣子揉碎了,卷在報紙裁成的紙條裏,卷好了,慢慢吸著,好像很香甜。一口一口,吐出淡藍色的煙霧。他看著一地碎金子一樣的花,滿眼的舒暢,回頭說:“丫頭,這葵花開美咧!”

我汗流滿面地打杈枝。葉腋下偷偷伸出來好多枝,頂著拳頭大的花盤,也企圖開個花。這些都要摘掉,不能要。順便看腳下雜草,不順眼的,一腳踢飛。

打下來的葉子、花盤,都是灰毛驢鮮嫩的口糧。它幸福地嚼著,嘴角淌著綠色的汁液,渾身閃著油亮的光芒。噅噅地叫兩聲,身上的皮毛抖動著,顫顫的。

我家還有一只大肚子的羊,也在田埂上吃葵花葉子。我故意把葉子扔在它的腦門上,它甩甩腦袋,不看我,急著挑挑揀揀地搜尋著細嫩的葉子吃類固醇濕疹。這是一種境界,它的眼裏只有草,沒有我。

清晨,陽光傾灑在沙漠裏,傾灑在葵花上,那種金黃,簡直讓人束手無策。十萬朵花,面朝東方,似乎可以聽見轟轟烈烈燃燒的聲音,如火如荼,連沙漠都快要被花兒點燃了。

萬籟俱寂,只有花開的聲音。鳥不鳴,花卻喧囂。看一眼,被野性的美擊打得丟盔棄甲,落荒而逃。太美的東西,讓人自卑。

 

一場盛大的花事席捲而過。花開盛後,就收了。葵花子開始變得飽滿,一天天鼓脹起來。花謝是開花的盛事。

葵花子飽滿之後,花盤都要被割下。家家戶戶都割走花盤,把枝稈留下。留在地裏的葵花枝稈,像一地拐杖挺立著。拐杖不綠了,慢慢變得枯黃、黑瘦。葉子在風裏瑟瑟地抖,枯萎著,也被風摘走了。

一地枯瘦的骨頭,寂寞,衰老,撐在一天天變冷的天氣裏。

前半生榮華,後半生寒磣——你以為這是真的嗎?

不是,那沒有花盤的光稈稈,脖子朝前伸著,還是向著東方,一絲不亂。十萬拐杖,脖勾都朝前伸著,向著太陽,暗含著一股強大的氣勢。這疏朗遼遠的意境,真有種驚心動魄的美。

 

一個初冬的清晨,我上學遲了。出了村子,突然被一種浩大的氣勢震撼了:大漠裏浩浩蕩蕩的十萬葵花稈灣仔通渠,仿佛從天空射下來的密密麻麻的箭鏃,令人驚詫。枝稈上落了明亮的霜,在陽光下閃著光。葵花脖子勾著,都朝著東方,黑炯炯的,像眼神。一根都不曾亂,肅穆,莊嚴,蒼茫。那種蕭蕭氣勢,一下子讓我慌亂。我擔心,它們會在某一時刻屈膝下跪,叩拜東方。

倏然淚下,因為感動。天啊,這些光稈稈的心裏是怎樣的情分啊!蒼茫大地,草木才是主人,我們只是過客。

光陰裏一定藏著一些我們不知道的秘密,草木知道,天地知道。就算枯萎了,失去了花盤,內心的堅持還是一樣的,還是紋絲不亂。萬物生,萬物榮。而這肅穆,這蕭瑟,都是天意——只有草木自己洞悉。

 


Kommentoi


©2018 It doesn't matter who it is - suntuub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