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tuubi-palvelussa käytetään evästeitä. Palvelua käyttämällä hyväksyt evästeiden käytön. Lue lisää. OK
28293031123
45678910
11121314151617
18192021222324
2526272829301

RSS

 走在善良的路上
14.06.2018 06:45

歲月滄桑有痕,時常記起發生在自己身上的故事,成為曾經困厄中的風景,隨即漸行漸遠遁形在時光深處,每每其中美好的情節浮現時,頓覺有溫暖在流轉,筆端文字裏便有了無盡的念……

十多年前的一個秋日午後,我正獨自行走著,路旁停靠著一輛大貨車HK Apartment,司機看到我,就趕緊很有禮貌的請我幫幫忙,協助他把滾倒在路中的漏氣輪胎抬到馬槽裏去。沒絲毫遲疑,我挽起袖子,咬緊牙關,全然不顧自己本是一介書生的身板,拼力抱起那沉重的輪胎。一次不行,放下再抬,一遍遍重複著托舉動作,當用盡最後力氣把輪胎裝上車子後,汗水已經濕透了衣服。隱隱感到腰部有陣陣酸疼,自個想著是幹重活後的正常反應,休息一會就好了。沒想到麻煩還真來了,第二天早上起床時,便疼痛的反不得身,下不了床。醫院CT片顯示:腰椎骶骨四五節椎間盤突出。

上太原,下運城,求醫問藥。小針刀治療法、三維定位復原法、牽引法...凡事可以用來做保守治療的方法都用過了,療效甚微。隨著日子一天天過去,病情越來越重,直到最後癱瘓在床,每日三餐都需要家人一勺一勺喂到嘴裏。剛步入不惑之年,難道就這樣拖累著家人嗎?我痛苦、失望、自責。我該怎麼辦?那段時間裏,日子顯得很是灰暗,心情也低落到了極點。


無意間得知石家莊某私立醫院,獨創新技術,定向複位、中藥熱敷,專治腰椎間盤突出症。這條資訊對於我來說,猶如一條迷失在大海中的小船看到了航行的燈塔那麼興奮。不管治癒希望大不大,我都決定前去試試。出發前,岳母正在當地住院,愛人是脫不開身的,陪同我的是大姐夫,因為癱瘓,火車站臺的候車是無法解決的難題,只能把長途客車的後排座位全買下,權當臥鋪。

住院的第七天,姐夫接到單位打來的電話,我知道,姐夫即將啟程回家上班了,只留下孤零零的我一個人,躺在病床上又動彈不得。更別說吃飯上廁所了統一派位,難以掩飾的傷感湧上心頭。我淚水漣漣說“要不等家裏親戚來了再走吧?”姐夫說:“弟,這裏的情況我比誰都清楚,我非常糾結也特別為難,走,我怎麼忍心留下你一個人?不回吧?單位會嚴肅處罰我的。”就在我們對話期間,一位女護士一直站在我們背後,她走過來對我說:“聽了你們的話,我對你的情況有了基本瞭解,這樣吧,讓你姐夫按時回家上班,也不用麻煩家裏親戚們來了,接下來由我接手陪侍你,不過請你放心,這一切出於我的自願,我願意承擔這個義務,不收取你的任何費用。”聽著她誠懇的話語,在當時沒有辦法做出選擇的情況下,我只能把希望寄於她,只能把她當做沒有任何血緣關係的親人.心中縱有千言萬語的感謝之情,那時那刻,卻不知從何言表。

姐夫走後的第一個下午,她從家裏為我抱來一條被子和一個盒子,盒子裏是電動理髮刀具和一把梳子,她說她以前開辦過理髮店,多年陌生了的手藝,今天借給我理髮的機會,順便找找以前的理髮感覺。還打趣的對我說:“身為男子漢,身體病倒了,精神不可倒呀?要好好配合醫生治療,爭取早日康復。”除了白天按時給我送來飯菜外,每天下班後,其他醫護人員都回家了,她總是天天留下來照顧我,晚上拿來的供我吃的零食一天一個樣,從沒重複過,她說是為了康復期間身體營養所需。在每天的康復治療中,最後一道程式是:晚上入睡前,用溫開水按比例勾兌中藥粉末泡腳半小時,以促進和增強下部肢體的血液迴圈。她也總是在每天晚上等我泡罷腳後,順便用藥水幫我洗洗腳。

記得二十天後,她一邊幫我洗腳,一邊對我說:“小王,我不知道你們那裏是什麼風俗,我只知道打我結婚成家以來,每天下班回到家中,都是老公替我洗腳,我給別人洗腳,除了我的父母,你是個例外。我只想知道,這個世上,還是好心人多。我在你的病歷上知道你的年齡,我比你大四歲,你應該稱呼我姐姐。希望你康復出院後,在你未來的人生旅途中,不要忘了在異地他鄉、在你生病住院的某個醫院裏,還有一位曾經照顧過你的好心姐姐。其實,讓我立志一生樂善好施的人生目標,源於我自己的一次經歷:那年,我因患淋巴瘤,需要手術治療,住進了省立第三人民醫院,家庭當時因某些原因,前來陪伴我的至始至終就我老母親一個人。不管是我病痛中的呻吟,還是我思想的悲歡消沉,都是母親用她那百般的愛,極力開導我、安慰我、鼓勵我、照料著我。在那段灰色的日子裏,我深切體會到了一個病患者的不易,也就是那個時候,我在病床上暗暗發誓,要以一顆博愛的心,回報母親、回報社會,讓更多需要幫助的人能及時得到幫助,讓他們重新鼓起生活的勇氣。”在她的人生中,到底經歷了什麼,我無從知曉,我只知道:這位護士姐姐,一生執著於善念。

從我住院到出院,這位姐姐整整精心照顧了一個月。出院那天,雖然我可以蹣跚著慢慢的走路了,可還是堅持不了五分鐘就得坐下來休息一會兒,她笑著對我說:“就憑你現在這個樣子,是走不到火車站的,甚至有可能連二路汽車也誤了花灑。我已替你提前買好了火車票,坐我的私家車,我送你到火車站。”車行至一段繁華路口時,她把車子停靠了下來,打開車門便走了,不一會只見她拎著一個漲鼓鼓的食品袋返回了車子裏,對我說:“給你買了點路上吃的零食,自己照顧好自己吧。”攙扶著我上了火車,找好座位,一直等到火車鳴笛的那一刻,她才千叮嚀萬囑咐和我道別,望著她遠去的背影,多少感恩之言,都顯的那麼蒼白無力,無以表達此時此時的心情,唯有獨對著窗外雙淚橫流...

在善良的路上,也許會越走越孤單,但仍然值得我們去選擇,因為心懷慈悲。無論生活多麼淒涼,內心總是溫良、豐盈,從而得到靈魂的寧靜。我是回鄉兩個月後才慢慢可能自立行走的,那些日子裏,她時不時問起我康復的情況,詢問我有沒有復發的徵兆...忽然有一日,她發來一條短信:我已出家為尼,從此將以青山綠水為伴,雲遊四海古寺名刹。自此以後,便沒了有關她的任何消息。

護士姐姐,雖然不知道你在哪兒,但我一直堅信著:“愛出者愛返,福往者福來”的信條。在當今需要呼喚和踐行真善美的塵世裏,你親躬親為讓大愛在延續。感恩遇見你,勉勵著我在善良的路上一直走下去,走下去......

 





Kommentti

Kirjoittaja

Sähköposti

Kotisivut

Roskapostisuojaus: Paljonko on kuusi plus seitsemän?
(Pakollinen, Vastaa numeroin)



Ei kommentteja




©2018 It doesn't matter who it is - suntuubi.com